栏目导航
○万濠国际平台
联系我们
服务热线
029-89305858
总部地址: 西安市雁塔区富鱼路双旗寨工业园58号
再见2018!“革”字当○万濠国际平台头盘点 汽车产业人物篇
浏览: 发布日期:2019-03-15

  又到辞旧迎新季,往昔的精彩仍历历在目。2018年,正值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中国汽车产业在40年的变迁中逐渐发展壮大,但2018年,中国汽车市场也“毫无悬念”地迎来28年中的首次下跌。高管频繁的“走马换帅”表明着企业的动荡;品牌表现日益分化,有的逆势而上,有的黯然离场;但车市的下滑,却难掩众多重磅新车的惊艳登场……

  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汽车频道,立足对产业的观察、行业的分析以及现场的采访、报道,选择在岁末年关之际,盘点2018年值得回顾的人物、事件、企业(品牌)、产品等;并选用一个字——“革”来总结、概括,将2018年的点滴呈现给读者,今日推出人物篇。

  中国车市28年来首次下滑,全球轻型车测试规程(WLTP)之下各大车企“手忙脚乱”,中美贸易摩擦,排放门……2018年,无论对于中国还是全球汽车市场而言,都注定是不平凡的一年。

  更为值得注意的是,在过去一年,全球排名前几位的汽车集团之中,有多个集团的“一把手”出现更迭;他们有的功成身退,有的不幸因病逝世,更有的以集团CEO、董事长的身份锒铛入狱……由此引发的车企人事变革、动荡,在以往几乎是未曾出现过的。

  自2015年9月,大众汽车集团承认使用软件篡改部分柴油车排放测试结果以来,“排放门”事件便是成为大众集团历史上最大丑闻,并且在三年多时间里令其付出了巨大代价。巨额罚金、大规模召回、无休止的调查诉讼,多名员工被起诉、甚至是逮捕……

  2018年6月18日,德国检方因怀疑大众集团子公司奥迪前首席执行官——鲁珀特·施泰德“试图隐瞒与柴油排放调查有关证据”,为防止其阻挠对大众“排放门”的调查而下令将其逮捕。施泰德也因此成为“排放门”丑闻中,大众集团被逮捕的级别最高的管理人员。

  施泰德的被捕无疑打了大众一个措手不及。事实上,就在2018年4月时,施泰德还被宣布将负责大众集团销售业务。此前也有分析指出,奥迪首款纯电动SUV——e-tron,原定于2018年8月在比利时布鲁塞尔的发布活动被推迟,也是与施泰德被捕有关。

  随着事态发展,大众最终不得不终止与施泰德的合同,并于2018年12月任命奥迪全球销售和营销主管布拉姆·肖特为奥迪管理委员会主席,正式接任奥迪CEO一职;奥迪的“施泰德时代”就此结束。同时,大众“排放门”仍在发酵,德国《图片报》今年1月13日报道称,德国联邦汽车交通局(KBA)正在考虑召回更多的大众汽车。

  对于“排放门”的爆发以及在其多个市场、品牌之间的蔓延,大众高层自然难辞其咎。2018年4月13日,大众集团发布公告称,大众品牌CEO迪斯取代马蒂亚斯·穆伦担任大众集团新任CEO。事实上,这已是“排放门”爆发以来,大众在这一职位上的第二次“换帅”。

  2015年9月,上任不足一个月的大众集团CEO文德恩,因“排放门”引咎辞职,随即穆伦临危受命接任其职务。在穆伦的带领下,大众集团的业绩取得了不错的增长,同时超越丰田成为全球最大的汽车制造商。此外,穆伦还积极推进集团发起大规模电动车攻势……

  然而,“排放门”事件仍然未能得到有效控制,甚至就连穆伦本人都受到了德国检方的调查。有分析人士指出,没有经历“排放门”的“干净”从业背景为迪斯加分不少,这一点是他相比于穆伦最大的优势。

  迪斯上任伊始,便是对大众集团组织架构、人事等方面展开了一场全方位变革。大众集团业务将设立6大板块并针对中国设置专门业务组合,将旗下12大品牌分拆为普通、豪华、超豪华3大类别;同时,也包括了一系列的高层人事调整,迪斯本人更是将接替即将退休的大众汽车集团(中国)总裁兼CEO 海兹曼的部分工作,直接负责大众在中国业务的战略方向。

  在迪斯看来,中国市场对于大众集团的未来具有最重要的意义,甚至可以说,大众集团的未来将由中国市场决定。

  2018年,除施泰德之外,汽车行业另外一位“大佬”级人物——卡洛斯·戈恩的被捕,则更为令人震惊。2018年11月19日,雷诺-日产-三菱联盟董事长兼CEO卡洛斯·戈恩因涉嫌严重财务违规,而被东京地方检察院特搜部以自愿同行方式带走。

  被捕后的戈恩,不断面临新的指控,并接连两次被捕以致其拘留期限一直延长至今。戈恩被指控少报了约4350万美元的递延薪酬,以及涉嫌将18.5亿日元(1710万美元)的个人掉期合同损失转移给日产,并让日产向一名涉嫌帮助其处理赤字的商业伙伴支付1470万美元。

  随着这位曾拯救日产于危难的汽车界“大佬”被捕,日产、三菱纷纷解除了戈恩在日产和三菱的董事长职务,并开始挑选其继任者。同时,日产方面还成立了独立调查委员会来调查此事。

  有分析称,日产内部对戈恩的不满由来已久,这背后更大的争执源于日法两国对于日产控制权的争夺。戈恩被捕之后,日法两国媒体均是以“阴谋论”的论调对此事进行了报道。在外界看来,雷诺-日产-三菱这个已建立近20年的联盟正面临分崩离析的危险。

  2018年7月26日,菲亚特克莱斯勒(FCA)董事长约翰·埃尔坎在一份声明中称,FCA原首席执行官塞尔吉奥·马尔乔内因病逝世,享年66岁。

  在此前的7月21日,FCA曾召开发布会,宣布马尔乔内在接受肩部手术后导致了严重的并发症,不得不提前辞去首席执行官一职,并由54岁的Jeep和Ram品牌负责人麦明恺接任其职务。事实上,马尔乔内已经计划于今年4月放弃其职业生涯;然而,在其宣布离职仅仅5天之后便是离世,引发汽车业界一片震惊和悲伤。

  马尔乔内,这位自嘲“修理工”的传奇老人,被认为拯救了菲亚特和克莱斯勒这两个知名汽车品牌,并将两者合并为真正的全球汽车制造商——菲亚特克莱斯勒。

  马尔乔内曾呼吁,通过车企间的合并或收购,以降低不必要的重复性投入。在马尔乔内看来,汽车行业产生的资本回报率很低,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每个汽车制造商都需要投入相同的高额研发费用和资本成本,开发相同的产品和技术。马尔乔内甚至提议其他公司与FCA进行合并或收购。

  2018年9月26日,戴姆勒集团在一份声明中表示,现年49岁的康林松将接替蔡澈担任董事会主席及梅赛德斯-奔驰汽车集团全球总裁。而65岁的蔡澈,将在2019年度股东大会结束时,辞去现有职务并将于2021年被任命为监事会主席。

  对此,戴姆勒监事会曾表示,“鉴于汽车行业转型带来的挑战,监事会打算在早期阶段选定合适的继任人选。”

  作为全球最大的豪华汽车制造商和商用车生产商,戴姆勒旗下梅赛德斯-奔驰品牌于2016年发布了“瞰思未来”战略(CASE),推动奔驰加速向电动化等方向发展,以应对汽车行业当下正在发生的巨大变革。

  根据规划,奔驰品牌未来将累计投入100亿欧元用于电动车产品的研发、制造和扩展阵容。除了由此带来的巨额成本增加外,戴姆勒还面临着中美贸易摩擦以及价格压力带来的难以预料的后果。

  据了解,戴姆勒目前正在起草一份长期雇佣合同,将康林松晋升到戴姆勒董事长职位,他此前负责梅赛德斯-奔驰核心汽车部门的销售工作,并领导AMG高性能汽车部门;2016年底,康林松被任命为该部门的开发主管,这让他在晋级之路中处于领先地位。(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 记者郭涛)